校史馆赴苏杭调研同济“一二九”礼堂往事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07-13浏览次数:12

 

同济大学校史馆为拍摄“一·二九”礼堂宣传纪录片,进一步丰富完善同济校史,通过各种途径,广泛收集资料,搜寻相关信息,终于联系到两位有关同济大学“一•二九”礼堂的重要见证人,于2014618日和19日分别对他们进行了亲切细致而又深入的采访。

 

史佩杰:同济大学当年赚钱最多的学生

 

2014618日,同济大学校史馆馆长章华明带领摄制人员前往苏州,如约采访了知名校友史佩杰。

史佩杰,苏州市市政工程设计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院长,第七届苏州市十大杰出青年,2005--2006年度苏州市青年商会会长,苏州市勘察设计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长,苏州市首届创业苏州·魅力总裁获选人之一,沧浪区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2005年苏州十佳民营企业家之一,毫无疑问,这是一位成功人士。而他成功人生的创业起步与同济大学的“一·二九”礼堂有关。

1985年,大学二年级的史佩杰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承包了同济大学129礼堂的电影放映工作,每周六和周日晚上组织售票放映两场电影。于是,他印制了人生的第一张名片,自封了一个职务叫“同济大学放映组组长” ,从影片来源的关系、校内宣传海报的制作到招聘校内学生卖票……他做得很用心。“当时最难的是组织片源,几乎所有正常的渠道都无法得到片源,我跑过很多地方,包括电视台、出版社、商店、文艺社团等,后来得到的片子大多是从港台地下渠道流入内地的,在每次放映前还要得到校党委审查,看看有没有政治问题。”史佩杰津津有味地回忆道。海报是他自己掏钱买纸买染料画的,史佩杰笑着说:“幸好我还有点美工基础。”在129礼堂的那段时间,他每个月净赚400元(当时学生每个月的伙食标准为30元),不仅成为当时同济大学赚钱最多的学生,而且他每月的收入是当时同济大学老师月工资的几倍。“最火爆的一场录像是我组织的台湾电影《搭错车》,129大礼堂996只位子整整挤了1500个人,连走廊都站满了人,当时的票价是0.2/张。”史佩杰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在史佩杰(右二)办公室与校史馆老师合影

 

 

张正学:伸张正义 义务辩护

 

1948129日,国民党军警镇压为反迫害而请愿的上海同济大学学生,打伤、拘捕数十人,造成了历史上有名的“同济大学血案”,同济大学“一·二九”礼堂即为纪念这次同济事件而得名。当时义务为被告学生辩护的律师有俞钟骆、龚逸人、沈鄂、袁家璜、俞承修、单毓华、张正学、袁新民、陆鸿仪、费席珍等十一位,经过十一位律师的艰苦努力,最终被捕学生被无罪释放。遗憾的是,如今虽经辛苦找寻,却只觅得其中一位律师——张正学的有关线索。

2014619日,章华明馆长带摄制组南下杭州,采访到张正学律师之子张直诚,一位杭州重型机械研究所的离休干部。

在张直诚眼中,父亲张正学是个慎言、求实之人,一生专注于自己的律师职业,伸张正义、为民维权。张直诚回忆道:“日常在家父亲与子女交流互动甚少,但每次言简意明,除了鼓励我们大胆选择工科专业学习之外,更要求我们勤奋努力、正直善良”。在父亲的影响下,张正学律师的三个儿子个个学术有专攻,都成为新中国的国家栋梁,为中华民族的国防振兴和工业建设贡献力量。
   
当谈到父亲当年为同济被捕学生义务辩护的英勇行为时,张直诚动情地说:“当时父亲在内的十一位辩护律师的义举轰动了整个上海滩,家里墙上挂着同济大学赠送的锦旗,我们全家都引以为荣!老先生得知同济大学校史馆要来上门采访,他特地取出存放在中国银行保险箱里的“传家之宝”——一面由当时国立同济大学赠送的“民主之光”锦旗和一幅由著名书法家陈敬第先生书写的“伸张正义,保障人权”墨宝,并精心装帧悬挂墙上。他说,他一直将父亲倡导的正直、善良、务实的家风教育自己的下一代,并将这两件“镇家之宝”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供子孙后代瞻仰。

 

 国立同济大学赠送的“民主之光”锦旗

 

 “伸张正义,保障人权”墨宝留念

章华明馆长赠送张直诚(右一)《“一·二九”纪念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