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涛之子王林中接受采访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04-02浏览次数:5

图1:由周恩来总理签发的“任命王涛为同济大学校长”任命书

 

    王涛自1959年起至1977年担任同济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在同济任职十七年,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漫长岁月。经多方打听,校史馆与王涛书记的儿子王林中先生取得联系,得知他一直生活在上海,通过进一步沟通,2014326日,王林中先生在家中接受了校史馆章华明、周黎萍一行的采访。

    王涛和林柏夫妇育有儿女七人,王林中排行老四。在王林中的记忆中,1959年,他随父亲从北京建工部调至上海同济大学时,还上初一。他说当时组织上已经找父亲谈话,准备调他到林业部任职,但当时同济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薛尚实被打成“右派”,需要另外委派干部。因同济是建工部部属高校,于是临时抽调了有相应级别的父亲(当时为8级干部)来同济,一切都非常偶然。当年,给父亲签署任命书的是周恩来总理,王林中记得母亲在的时候,家里还完好的保存着这份任命书。刚到上海时,他们住在同济新村村三楼,一家人挤在同济新村的两套小房子里,一间自住,另一间作为办公室,他会经常看到学校的干部、老师过来开会。

王林中在采访中回忆了父亲曾任职于同济时的许多往事,提及父亲与同济诸多教授李国豪、钱钟毅、冯纪忠、熊同舟等人的交往。谈及父亲在文革中被批斗的情况,王林中认为,因为北京当时揪出了北京大学的党委书记陆平作为“反党反革命”典型,南京揪出了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这个典型,上海也不得不揪出一个典型。他记得196666号那一天,当他像平常一样,从学校回家,看到家里门口被贴的“反革命王涛”的字报,就知道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一夜之间,他们家从红色家庭变成了“反革命”家庭,这件事对他的触动非常大。他记得那一天,父亲王涛在学校操场第一次受到到批斗,从此以后,父亲就成为批斗会上的常客,家里从此被贴满了大字报,还经常有红卫兵到家里来批斗责骂父亲,批斗就像家常便饭。父亲被打成反派后,身为同济党委宣传部部长的母亲林柏也未能幸免,除了接受批斗以外,他们还被下放到上钢一厂劳动,后来到五七干校接受教育。

王林中印象中的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但敢于讲真话的人。他记得父亲曾在1960年代初大饥荒的时候,敢于公开说“这几年来,农村中饿死的人,比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鬼子打死的人还要多”,他甚至在公开场合讲过“中央有缺点,中央在检查,毛主席也在检查”这样的言论,他认为薛尚实、刘准不是右派,也敢于保护被打成右派的同济教授。显然,这些都被列为日后收到批判的反动言论和事迹。王林中认为,父亲是一个忠于自己内心的人,心里怎么想,怎么认为,就真实地表达出来,这大概跟他作为一个“老革命”,从沂蒙山区一路走来始终保持着山区人民的率直和淳朴的性格有关。

文革结束后,王林中父亲曾申请调回山东工作,但组织最后将他安排到了上海市建设委员会担任副主任、党组副书记。他到建委工作后,仍然十分关心同济大学的发展,每年参加同济的新年团拜会,和同济的一些老师保持非常密切的工作关系。

王林中的记忆里,从小到大,父亲基本都没管过家里的小孩,也很少在家人面前抱怨过任何人情是非,对批判他的学生、同事,甚至表示了理解和宽容。王林中说,父亲从战争年代走过来,见惯了生离死别,包括在延安岁月里接受过各种运动的洗礼,所以父亲对于文革中的遭遇显得很镇定,因为当时的时代如此,也并不是他一个人在承受,所以父亲保持了一颗平常心。离休以后,曾有人劝过父亲写回忆录,但父亲认为,身边因各种各样原因死去的战友、同事、领导太多了,很多事情还有待于历史的证明,无从落笔。大概是因为不忍回首,所以他从未留下过只言片语的回忆。

 

图2:章华明馆长(左)向王林中(右)赠送《同济大学百年志》

 

【人物简介】

王涛(1915.10.171998.11.25),原名王富春。山东沂水人。1929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八路军山东纵队民运科科长,中共泰山地委民运部部长,沂蒙、沂山地委书记。建国后,历任鲁中南行署副主任,山东省总工会副主席,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工业部部长,重工业部司长,建材工业部部长助理,上海同济大学第十九任党委书记兼校长,上海市建委副主任,上海市第七、八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1959年任同济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长达十年之久。1977年重新工作后任上海市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979年当选为上海市第七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86年离职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