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在校史馆中要恰到好处——同济大学校史馆馆长章华明访谈

发布者:校史馆发布时间:2017-03-14浏览次数:37

本访谈发表于《博物馆新科技》2016年第1期,刊号:K0756

  

1.我们知道,您长期坚持博客写作,博客文章颇丰,访问量居同类博客前列,从您的实践出发,请问您是如何看待博客在文化育人过程中的作用?

很感谢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谈谈我的博客,更感谢我的博客得到贵刊的重视。

首先,博客实际上就是网站,便于传播,便于读者、网民接收信息。一般来说,这里的读者、网民还不仅仅局限于熟人圈、朋友圈,比QQ群、微信群的传播面更广,因而影响力也就更大。如果博客的内容是健康的,积极向上的,其育人作用也就不言而喻。

其次,不是所有的博客都存有育人功能的,相反,少数博客是不利于人才培养的,谈不上育人的。正因如此,这些博客要么部分博文被网管删除,要么整个博客都被关闭。这也和博客内容包括栏目设置、博主的喜好和道德水平、文化修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我的博客,总体来讲分成两大部分。一是专业部分,包括高等教育研究档案博物校史年鉴建筑文化与历史建筑保护上海教会大学史等栏目。当然,重点还是校史。这其中既包括我已经公开发表的论文、杂文和随笔,也包括我收藏、转载的我认为重要的有利于研究的部分博文。我之所以坚持这样做,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我想通过博客建立一个自己的资料库和信息库。事实证明,这样做,的确给我的研究带来了很多便利。当然,博客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很多读者和研究者,也就能通过网络访问这个资料库,从而为网民和同行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直接或间接地达到了育人的目的。二是个人情感部分。这部分包括了我对故乡、亲人的思念,是我个人情感世界的反映,真实而细微。某种程度上,从这些博文就可看出我的成长经历和我的精神世界。读者如果有兴趣阅读,或可和我产生某种程度上的共鸣,年轻的读者或许也就会从中得到某些启迪。事实上,从众多读者的留言和评论中也不难看出这一点。

2.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在文化机构的展陈、教育、服务活动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请问您对国内高校校史馆运用这类社交媒体有何建议?

虽然我曾经负责建设了上海海洋大学校史馆、上海理工大学校史馆,目前又管理着同济大学校史馆,在国内同行中算是朵奇葩,但对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在文化机构的展陈、教育、服务活动中的作用,应该说还是重视不够的。这其中也和这些都是“新媒体”有关。

我个人认为,已经建成、正在建设中或者筹建中的校史馆,包括其他文化场馆,都应该考虑运用这些新媒体。但是,考虑到校史馆本身的特点,不能喧宾夺主,只能恰到好处。具体地说,我以为应该要考虑以下几点:

(一)校史馆是基于历史、文化的场馆,应该突出也应该给参观者留下的印象当然应该是厚重的历史感和较高的文化品位,应该是“沉下来”,而不是“飘上去”。传统博物馆以文字、照片、实物等为主要元素的做法,仍然是校史馆的根本。华中科技大学校史馆的单个体积巨大的展品,就非常具有收藏价值和展览价值,值得肯定和推广。

(二)校史馆应该开通微博、微信等基于网络的媒体。一方面增强双向互动,另一方面扩大传播面,增强影响力。当然,不排除部分参观者,因为时间等限制,不能全部参观完毕,但校史馆有了微博、微信后,他就可能通过这些新媒体多了一条了解、学习的途径。

(三)校史馆可在显眼处集中公开微博、微信,便于观众加微博好友或关注微信。当然也可在某些版面的显眼位置公开微博、微信。

(四)校史馆要安排专人管理和维护微博、微信等这些新媒体,尤其要将相关的研究成果,经过考证的准确的相关信息,发布到这些平台上,确保新媒体在内容上的“新”。

3.同济大学校史馆采用幻影成像技术,重现了同济大学师生抗战时期在李庄学习、工作和生活的场景。请您对此做一些介绍。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同济大学经过六次搬迁,先后辗转浙、赣、桂、滇等地,1940年迁至四川宜宾的李庄古镇坚持办学。1946年回迁上海以后,发展成为以理、工、医、文、法五大学院著称的综合性大学。李庄六年因而成为同济大学抗战期间难得的稳定并办学成就巨大的六年,令今天的同济大学人念念不忘,视李庄为故乡。目前,在同济大学校史馆二楼的幻影成像技术,通过具有透视与反射作用的一块玻璃和四台电视机来成像。具体包括四个场景,分别是工学院、理学院、医学院、当地的茶馆。当时同济大学设有电影学院,这些场景就是请这些学生出演的,效果不错,一直受到观众尤其是中小学生的好评。不过,这个场景的布置也价值不菲,当时就花了不少钱。日前又坏了,花了好大精力才修好。因为我们当时选用的四台电视机都是老式的,坏了,就必须找相同的电视机代替。

4.近年国内数字校史馆数字展陈技术发展较快,哪些数字化专项展陈、互动体验活动案例给您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国内校史馆我看的比较多,展览的设计和空间布局,大同小异。如果要说印象比较深的数字化专项展陈、互动体验活动案例,那就是同济大学校史馆的幻影成像和华东师范大学校史馆的整个声像系统。同济大学校史馆的幻影成像情况前面已经介绍过了,现在说说华东师范大学校史馆

华东师范大学校史馆首先是利用相对较小的空间做了一件相对容量比较大的展览,很多内容都被恰到好处地浓缩在显示屏里,包括很多重要人物、校歌等,这就是她的最重要的成功之处。另一方面,该馆的拍照系统也设计得比较好,方便,快捷,大气,占用空间不多。此外,几乎所有显示屏的背面参观者都看不到的,设计得非常巧妙。

5.您曾经主持建设过上海理工大学校史馆、上海海洋大学校史馆、上海海洋大学产学研结合成果展示馆(上海金山)等,您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其中对多媒体现代展示技术等新科技的考虑吗,以及建设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吗?

首先这几个馆的落成时间都比较早。上海海洋大学的前身是上海水产大学,这所大学的校史馆是在2004年上海海洋大学迎接教育部本科教学水平评估之际建成的,后来学校整体搬迁至临港新城校区后,又进行了搬迁、重建。上海理工大学校史馆是在百年校庆之际(2006年)落成的,那时我还在上海海洋大学工作。我于2007年调到上海理工大学后,校领导决定在校庆105周年之际对校史馆进行改建。说是改建,其实就和很多工程一样,还不如新建来得便捷。但我们做下属的,没得选择。所以,我们就摞起衣袖上了,后来也终于建成了。至于上海海洋大学产学研结合成果展示馆(上海金山),那是当年为迎接上级领导同志来上海视察时而准备的。

这些场馆中的所谓新科技的应用,主要是电子显示屏。我个人认为,电子显示屏属于现代科技,和校史馆重历史的内容,是有隔阂的,所以,电子显示屏在校史馆中,不能太多,只能是适当地选用部分。我一直强调,现代科技在校史馆中的应用,应该是锦上添花,恰到好处。这个是文字、图片、实物,是基石,是传统博物馆的主干,不能淡化。就像女孩头上戴花,戴一两朵点缀点缀当然没有问题,如果满头是花,只见花不见发,那可就煞风景了。至于如何应用,一般来说,最好是水到渠成地、根据内容需要,镶嵌在展板中间,最好显示屏的背面不要露出来,否则也很难看。

如果说到新科技,雕塑大概不算的,但雕塑在校史馆中的运用的确越来越广泛了。上海理工大学校史馆的形象墙,当年是花了很多功夫的,甚至到了最后,为了赶工期,总承包商和雕塑设计师,这两个好哥儿们,还差点发生了肢体冲突。这个雕塑总体上是非常成功的,也非常具有冲击力。如果读者有兴趣,可看我的博文:校史馆形象墙背后的故事(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2847de0102uycm.html